斫取青光写楚辞——诗鬼李贺的悲情人生

 


 


斫取青光写楚辞


 


——诗鬼李贺的悲情人生


638000   四川省广安市城南利民南路宝莲巷2  雷江


QQ765079119   个人主页:http://leijiang.blog.zhyww.cn/index.html


 



一千二百年前,伴着一声嘹亮的婴儿哭声,唐王朝宗室远支的一个叫李晋肃的家里,一个男孩降生了。这的确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情,所以开心的父亲给孩子取了个他认最妥帖的名字——李贺;可他哪里知道,这个孩子的一生悲剧,早在父亲被取名“晋肃”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。


李贺从小就很聪明,少年时代就很有诗名。他虽然自称“王孙”,可他自己也知道,他这片皇室远支的叶子已经渺小得看不见皇族的主干了。所以他发奋读书,希望有朝一日能依靠金榜题名干一番事业。他的功夫没有白费,元和二年(公元807年)他去洛阳拜访已富盛名的韩愈,深受这位大文学家的赏识。这一年,他才17岁。两年以后韩愈和另一位诗人回访李贺时,李贺已经是一位才华横溢、颇有名气的诗人了。


元和初年,我们的诗人怀着少年的激情,满怀希望地计划迎进士考试。不料竟然被无情地剥夺了考试资格,原因只是他父亲名叫“晋肃”,“晋”和“进”同音,要求“避长者讳”。韩愈为他辩解说:“父亲名叫‘晋肃’,儿子就不能考进士;如果父亲名字是‘仁’,难道儿子连人也不能做吗?”可是除了诗人的知己外,还有谁为他鸣不平呢?


还有,那就是诗人自己了。瞧,秋风萧瑟,草木干枯,寒气逼人,在荒凉的古道上,一个长指甲、细身材的青年,骑着一匹跛驴在寻找着诗意,偶有佳句,即挥笔写下投入随身带着的一个口袋中。他的身体是多么单薄啊,单薄得就像秋夜中摇曳的孤灯,偏偏还发着令人感动的光芒。命运坎坷的诗人,“不平则鸣”,就这样用诗歌来抒发心中的悲愤,从另一个角度升华了自己的生命。


李贺好读《楚辞》,深受屈原影响。他的诗想象奇特,幻想惊人。在他的笔下,太阳会发出玻璃敲击的声响,将士的亡魂也因饥饿变瘦了;铜人也会行走,会流泪,而兰草正在依依惜别……天真烂漫的诗人,就样把我们带入了一个古老神奇的童话世界。


李贺写诗常常超越时空限制,无拘无束。诗人在《梦天》一诗中形容“千年如走马”,时间飞逝;而茫茫九州只是九点烟雾,无边的东海小得像一杯打翻了的水。即使升空的神舟七号上的宇航员,看到的也不过是这样的景象吧?


李贺写诗追求语言的创新,极力避免平庸。在他笔下,单是“绿”,就有“寒绿”“颓绿”“凝绿”“静绿”“新绿”的分别,推而广之,还有“绿房”“绿雾”“绿花”“绿眼”等等。风有“香风”,雨有“酸雨”,泪有“红泪”,哭甚至还有被烹煮的龙肉的“哀泣”。真是笔底生花,神奇绚丽。


李贺喜欢写仙境,写冥界,写黑夜,写寒冷,写鬼魂,但是他绝对不是一个悲观主义者。他对鬼神一事是持批评态度的。求神问仙、祈求长生的秦始皇、汉武帝,成了诗人笔下的嘲笑对象。诗人写鬼,只是借以写人,这些“鬼”,表面上是“异类”,却饱含着人的感情。诗人因此被称为“鬼才”、“鬼仙”,“鬼”与诗人结下了不解之缘,并且博得了“诗鬼”的美名。


诗人在诗歌创作中进行了大胆的探索,开创了唐诗一片新的天地。可诗人的命运并没有因此而得到丝毫改变。在政治上,他仅仅做了奉礼郎,这是一个七品芝麻官还低两级的九品小官,于元和八年辞去官职,回到家乡昌谷,此时诗人因刻苦读书,发奋写诗,加上长年抑郁寡欢,健康已日渐恶化。好在昌谷山清水秀,修竹林立,李贺喜爱竹子,在赏玩之余,写了不少咏竹的诗句,有时还将诗写在竹上,自称是“斫取青光写楚辞”(“青光”指泛着青光的竹皮,“楚辞”代自己的诗——诗人还是多么的自信啊)。美丽的家乡,再度激发了诗人生命的活力,让他写下了《南园十三首》等一批著名的诗篇。可谁又曾想到,这已经只是诗人奇丽的绝唱的尾声。三年后,诗鬼李贺溘然长逝,年仅有26岁。善良的人们不愿接受这个事实,于是当时就传开了这样一个故事:李贺并没有死,而是奉旨升天,为刚刚落成的仙宫写诗赋去了……


李贺的生命太短暂了,就像一颗转瞬即逝的流星。可这颗流星,又曾在诗坛划下了一道那么令人心动的光弧!读懂了李贺和他的天才创作,你就会真正明白什么是生命的有限和艺术的不朽!